『[九龍城寨]路人甲混上女一』
龍捲風



與正文無關,無需閱讀》《與正文無關,無需閱讀

cbr-

“柳陰成密友,今番我倆紛飛遠引,暗自情難禁,為情分散思緒沉沉……”

街道傳出細細粵劇聲,陽光穿過層層建築,透過窗看地上形成參差不齊的影子,九龍旺角東樂大戲院,露天搭台中暖融融的光打在那扮演祝英台的梅清臉上,將她面容上的妝身映襯的更加精緻。濃長的睫毛也被這溫暖的陽光包裹。襯托出她琥珀般的眸子裡的靈動。

與之搭配的是梁山伯扮演者良二,正眉頭微蹙,唱出《梁山伯與祝英台》粵劇詞。“好!”台下觀眾,一起叫好。

梅清眸光閃爍,時不時的朝著台下方向那個梳著大背頭的男子看去。這人每次在她登場都能看到。

那男子雖然整個人冷冷的,但他通身的氣質卻讓人不能小瞧。

他身後跟著一位十三二歲的男仔,一路上形影不離的,也是感到無聊,男仔歪頭偷瞄著各處。

梅清嘴裡跟著對戲良二唱齣戲詞,演出注意著分寸,時不時分出餘光看去。

像是察覺到這熾熱的視線,他剛毅而深邃的臉龐,眼神對視他隻是靜靜的站在那裡。頭微點向梅清示意。

身後的男仔,垂著腦袋像是發呆般低頭看著地上。

梅清回笑,扭頭與一旁的良二對視。

“暗斷腸人悵惘”一同唱齣戲詞最後結尾。與觀眾敬禮退出台中

回到幕後,梅清與其他人聊著今日的熱鬨,卸掉妝身行頭,心中暗想台下男子,些許眼熟。

“信一,走咗”男子也就是張少祖,道上稱為龍捲風,對著身後男仔說道。

收回胡亂瞟的視線,信一嘴唇微勾,他盯著龍捲風想起剛剛大佬和梅清的對視,他的心頭就猛地一熱,滿心都是好奇。圓溜溜的眸子也因開心彎成月牙狀。

“大佬,你每月初四都嚟呢個戲院,係咪因為剛剛那個祝英台。”信一問道。

說來也是湊巧,今天他正在店裡偷懶,結果趕到龍捲風出城寨一趟。頓時來了興致,軟磨硬泡跟著出來一趟。

旺角不同於城寨人來人往的煙火氣息,路上人渾身都透著精氣,那股子精明愣是讓信一不適應。

那龍捲風見信一提問,將手裡的香菸抽了一口,隨口敷衍了兩句,走出了劇院大門。

回去路上信一不饒人又提到,“大佬,你識呢個女嘅咩。”龍捲風思緒回到了從前。

“砰”的一聲是年少的龍捲風被打得重重摔倒,那時張少祖還沒有龍捲風這個稱號。他不斷用手護住頭部,但仍然遭到不停的毆打,拳頭在空中交錯,發出一陣陣沉悶的聲音。

這時,他猛地使出,全力將對手推到牆邊,然後用膝蓋狠狠的撞擊了對方的腹部。讓對方感到一陣劇痛,他的對手也毫不示弱,迅速的反擊。

領頭人面部表情變得扭曲,他的眼裡充滿了狂怒,手持鐵棒朝著張紹祖狠狠砸去,一陣眩暈,最終他倒在地上,滿臉是血。

領頭的大漢圍著張少祖說道。

“僆仔下次見就唔係捱打咁簡單”說罷,便走出了巷子。

梅清從街市回來路上,看著幾個大漢圍毆一個瘦弱男仔,疑惑在梅清心頭,卻想著這幫人是出了名的臭名遠昭,落到這幫人的手裡,哪裡還有清淨。當今世道亂,梅清躲避著這些馬仔,細看一下這不是好久沒上學的張少祖嘛,怎麼又惹到了□□。瞧見他們走出梅清便快步走過去,看著張少祖,雖是有氣無力,但還是在掙紮站起來。

隻見梅清俯下身來,看著張少祖說道。

“去醫院都係我屋企”

“唔去醫院”張少祖睜開滿是血汙的眼睛回道。

----

梅清父母離異,家裡就隻有小兩歲的細佬梅天雄,還在外鬼混沒回家。

把張少祖帶到桌邊,梅清迅速撕開醫藥包,熟練的取出消毒棉球和繃帶,她的手指在傷口周圍輕輕沾上一些消毒液,然後小心翼翼的塗抹著,儘量減輕傷口的疼痛。緊接著,她用繃帶輕輕的包紮傷口,緊密而穩重。

細心地包紮著受傷的額頭,小心翼翼的固定住繃帶,彷彿在處理一件極其珍貴的藝術品。

張少祖不免有些愣神,垂下的眼眸猶如生邃的湖水,倒映著光的漣漪問道。

“你做咩喺度?”

“路過咯,剛從街市買菜嘛。”

梅清的手指在繃帶上靈巧的穿梭,每一次的拉扯都恰到好處,既保護了傷口,又減輕了痛苦。梅清看著包紮好的傷口,想著家裡有個古惑仔的細佬,包紮手藝都漸長。

梅清說道,“最近點唔上堂呀?”

“我已經輟學喇”

梅清沉默的以蝴蝶結做結尾,一邊又問。

“阿嫲呢?”

“我阿爸欠這些人的錢,就是跳海都不行,被砍死了,阿嫲受不了刺激……”

梅清瞳孔擴大露出無法言喻的震驚。

“呼

”梅清重重的吐出一口氣緩緩的站起來,扶起張少祖走向梅天雄的房間,今晚你和細佬一起。

“你先休息,我去做點吃食”說罷梅清轉身走入廚房。

……

思緒迴轉,抬頭一看已經到城寨了,龍捲風左手張開拍拍信一頭殼頂。

“時間差唔多喇,去食叉燒飯。”聞言信一也不想其他問題,飛快穿過人群小巷,向著阿柒冰室走去。

龍捲風望向旺角那邊,抬步走向陰影籠罩的城寨道路。

-cbr



好書推薦
[九龍城寨]路人甲混上女一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