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瑾裴西嶺』
第642章 張榜求醫



與正文無關,無需閱讀》“當然不好趙瑾道,“你還不明白嗎,因為你生母的一念之差,因為你知情不報瞞天過海的種種行為,我無法再如從前般對待你,更做不到疼寵,能叫你安然無恙走出侯府,已經是我看在這些年的母女情分上了就算沒有吳桂香故意抱錯和裴歡顏瞞天過海這一茬,就算裴歡顏秉性純良,就算真的是她本人與裴歡顏相處十三年,她也不會將裴歡顏留下。這對裴羨不公平。這個家是趙瑾的,也是裴羨的,沒有因為她的不捨和妄想,就叫裴羨嚥下委屈的道理,《與正文無關,無需閱讀

cbr-裴承允的話到底是安了趙瑾部分心的。

她就怕孝純縣主使陰招,六皇子輕敵防備不及。

正在此時,絲雨拿著一封信件進來,輕聲稟報道:“夫人,沁姑孃的信件

趙瑾神色淡定地接過。

自護國寺出了事後,趙沁稱得上是每日一來信,言語間關心無微不至,還叫人帶來了不少補藥和防身的武器,但她一個姑孃家手裡沒什麼殺傷性的,最多也就是長劍匕首這些。

從那架勢來看,趙瑾都懷疑若她自己能來,也必是要親身上陣前往護國寺的。

一邊想著,她一邊打開信件,一目十行地瞧了起來。

果不其然,又是如約而至的關心和擔憂,還順帶提了一嘴裴承允的傷勢,叫人帶了不少金瘡藥和有助於傷勢恢複的藥。

她對裴承允已經沒有想法了,現在單純是作為表兄妹的關心,以及博個趙瑾好感。

趙瑾並未避著人,裴承允放下茶杯時也瞄了幾眼,淡聲道:“表妹倒是記掛我們得緊

連他親外祖父外祖母也就來人問候過兩回罷了。

“她性子不算難處,也是個孝順的趙瑾笑了笑,順帶著將自己與柔嘉長公主商量過的聯姻之事與他說了說。

“九皇子……”裴承允沉思開口,“倒也未嘗不可總能當個退路用。

他對六皇子畢竟沒有裴西嶺對建文帝那樣忠心不二。

趙瑾點點頭,忽地想起什麼,問道:“你可知你大舅舅一家回來了?”

裴承允頷首:“待兒子回京,便去向大舅舅大舅母請安

“不是這個趙瑾擺了擺手,“他是被你表舅帶回來的,當初你與他同在隴西,未曾見過你大舅舅麼?”

裴承允斂眉一想,便知她想問什麼,回道:“我並未見過大舅舅,也不知他是與表舅一起回來的

趙瑾眼眸微眯:“莫不是刻意躲起來,免得被你發現,去信給京城告密?”

裴承允想了想,也不由頷首讚同。

以他大舅舅的行事作風,這事他乾得出來。

“可你表舅為何也要幫著瞞?”趙瑾有些疑惑。

她雖與承恩公世子接觸不多,但對方的為人還是瞭解一二的,那行事作風是出了名的穩重靠譜,不會吝嗇於來信提前告知一聲。

“表舅穩重沒錯,但十多年的相處想來叫他過於信任大舅舅了,隻是去信與京城這樣的小事,他大抵是覺得大舅舅完全可以自己做吧裴承允淺淺抿了口茶。

趙大哥又不真的是巨嬰,要人將飯喂到嘴邊才能吃。

承恩公世子過於靠譜的結果就是也過於相信這個表弟了。

他或許還以為趙大哥回京是與趙家二老商量過後的結果呢。

至於調任……一個五品官,承恩公世子解決自己調任的同時順帶著就能解決他的,畢竟這兩人金大腿和掛件捆綁數年的訊息也不是什麼秘密。

趙瑾眼角一抽:“我倒是忘了這茬

隴西就更簡單了,那會兒承恩公世子忙著協同裴承允搞隴西,趙大哥能搞事的概率更大,或許隨口扯個什麼給外甥驚喜的藉口,就能叫承恩公世子隨口答應不露口風了。

“可真有他的趙瑾冷笑一聲。

狗狗祟祟!

“大舅舅回來未嘗不是好事裴承允倒是很淡定,“有一家人照應著,總比在寧州孤立無援被人算計強得多

趙瑾也不得不承認事實就是如此。

兩人聊了一會兒,便有小廝匆匆進來道:“夫人,大人,六殿下醒了!”

“當真?”趙瑾面帶喜色,像模像樣的雙手合十,謝過佛祖保佑。

裴承允面上也帶出了三分笑意:“我們該去瞧瞧六殿下才是

趙瑾自是應下。

六皇子的齋院就在隔壁,他們沒走兩步就到了。

趙瑾說是去看望人,但她一個女眷也不好進內室去,便坐在外間,等著裴承允出來問問情況,也等著皇後等人來。

護國寺的屋子比不得京城,地方也要小些,趙瑾坐在外間,隱隱都能聽得見裡頭的聲音。

似乎是七皇子在哭?

她不確定的放下茶杯,準備再聽聽。

“皇後孃娘到——”

聽到通報聲,趙瑾忙起身行禮:“參見皇後孃娘

“免禮皇後行色匆匆,後頭還跟著一眾聞得訊息來探望的命婦們。

她進來後立即問道,“六皇子如何了?”

剛走出來行禮的七皇子聞言,眼眶頓時又是一紅:“回母後,六皇兄醒了,但……但他不好了……”話剛出口,他似乎也察覺到自己說得晦氣,忙呸了三口,“六皇兄好得很!”

皇後不準備從他嘴裡聽到有用的話了,轉而看向一起出來的裴承允。

他倒是很靠譜,立即回道:“回皇後孃娘,六殿下隻是退了高熱才得以轉醒,但身上傷勢仍重,毒性也在蔓延,太醫暫時隻能延緩,不能解毒,若拖的時間久些,隻恐……”

說到這裡,他眉間浮上濃濃憂愁,彷彿化不開一般。

換做别的時候,這樣憂鬱美男的姿色必定令人瞧得目不轉睛,但此時的眾人卻都被他話裡的資訊量驚了一驚。

六皇子真不行了?

“廢物!”皇後厲聲斥責,怒氣直指太醫,“一整個太醫院的太醫,集全大齊醫術精湛之醫者於一處,竟奈何不得一個毒傷?!”

跟著出來的一位太醫直接跪了下去,卻不知該如何開口。

……的確是他們無能啊。

命婦們小心翼翼勸著皇後冷靜,對六皇子也是好話說儘。

但心裡如何想就隻有她們知道了。

有幾個藏不住心思的,已經眼神閃動,開始謀劃著如何利用此事為自家謀利了。

皇後頓了片刻,沉聲開口:“回京稟報與皇上,或可張榜求醫,太醫院不行,那就換人來!”

立即便有宮女應是,匆匆下去了。

在場雖人心浮動,但在聽到皇後的吩咐後俱是齊齊好話。

七皇子也哽咽道謝:“多謝母後……”

趙瑾看了他一眼。

有皇後“下毒”與安嬪在前,“刺殺”六皇子在後,七皇子倒瞧著對皇後毫無怨懟懷疑之意。

趙瑾不覺得以他的智商能掩飾到無人察覺。

-cbr

意抱錯和裴歡顏瞞天過海這一茬,就算裴歡顏秉性純良,就算真的是她本人與裴歡顏相處十三年,她也不會將裴歡顏留下。這對裴羨不公平。這個家是趙瑾的,也是裴羨的,沒有因為她的不捨和妄想,就叫裴羨嚥下委屈的道理,不能因為後者受慣了苦的懂事,就將此當成理所應當。捫心自問,換作她是裴羨,她不會想要看到裴歡顏。聞言,裴歡顏哭聲一滯,手緊緊攥著,因為用力過大,連帶著那一處的裙襬都褶皺起來。她垂下眼眸,掩住其中一閃而過


好書推薦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