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鸞蕭廷宴』
第1223章 肅殺之氣



與正文無關,無需閱讀》“如今,我拿著先皇禦賜的長槍,斬殺叛賊,有何不可?”那些軍士全都驚呆了,他們睜大眼睛凝著雲鸞手中的長矛:“這是先皇禦賜的長槍?”“啊,難道是將軍夫人的那把長槍,給了四小姐?”“四小姐千裡迢迢跑來邊境,難道真的出了什麼事?”“我剛剛好像隱隱約約聽到,翼王帶領了二十萬兵馬,正在黑風峽穀堵截坑殺將軍與雲家軍……”“不是吧?這怎麼可能?”“翼王為什麼要坑殺將軍與雲家軍?”雲鸞舉起長矛,隻凝著那些身上佩戴袖《與正文無關,無需閱讀

cbr-馮澍青扭頭,看了眼聽雨,聽雨立即低下頭噤了聲。

馮澍青讓太醫繼續煎藥,她則入了內殿,去看望石清研。

石清研昏昏沉沉地靠在床榻上,當她聽見腳步聲,她眼底不由得閃過幾分欣喜。

她連忙坐直身體,朝著外面看去。

當看見馮澍青走過來,她剛剛勾起的唇角,不由得僵住了。

她看了眼馮澍青的身後。

馮澍青知道……她在看什麼,她淡淡回了句:“陛下喝醉了,沒法過來。淑貴人你有什麼不舒服,告訴本宮也是一樣的

她走到了床邊,緩緩地坐下,替石清研掖了掖被角。

石清研的臉色有些泛白……她低垂眼簾:“我……我就是肚子突然有些疼

馮澍青立即糾正道:“你如今已是貴人,是陛下的妃嬪,在本宮面前,你得稱臣妾

“淑貴人,還請你以後不要再犯這樣的錯誤,要不然尊卑不分,那可就亂了套

石清研緊緊地咬著唇瓣,她竭力忍住心底翻湧的情緒,欲要起身告罪。

“是臣妾失禮了,求皇後孃娘莫怪

馮澍青按住她的胳膊:“你現在身懷有孕,不必多禮了

“隻要你記住本宮的話就行。石清研,好好的照顧你自己肚子裡的孩子,才是要緊。否則,倘若你這肚子裡的孩子若是作沒了,你這輩子也就完了

“陛下既然說了,不會再輕易見你,他就會說到做到。所以你應該很清楚,就算他沒喝醉,他也不會來見你。淑貴人。之前本宮對你說的話,倘若你真的聽進去,你也不會這麼晚,又生出這樣多的事兒

“本宮照顧陛下,已經很累很忙了……實在沒有多餘的心思,來關注你的事情。這次的事情就算了,下不為例

她說罷,不去看石清研是什麼反應,緩緩地站起身來。

“希望你能明白,你現在身處什麼位置,你在陛下的心中,又是什麼位置

石清研隻覺得難堪至極……馮澍青說的這些話,猶如一個個巴掌,狠狠地扇在了她的臉上。

她疼得無法呼吸。

一時間無地自容,根本不敢去抬眼看馮澍青。

馮澍青叮囑太醫,好好地照料她的身體後,便帶著人離去。

石清研靠在床榻上,眼底滿是絕望。

她緊緊地攥著拳頭,心裡生出幾分怨氣。

她淚眼朦朧地看著馮澍青離去的身影,低聲呢喃。

“憑什麼……明明是我先認識的陛下,憑什麼到最後,居然是你站在陛下的身邊,成了他最信任,最親密的人?”

她真的很不甘心啊。

她那麼愛梁羽皇,為什麼他要這樣殘忍對她?

她為了他,連自己的性命都可以不顧,他為何要這樣傷她?

石清研越想越傷心。

她趴在床上,忍不住地嚎啕大哭起來。

——

馮澍青滿臉疲憊地回了永福宮,誰知她剛剛踏入殿門,就聽見內殿傳來一陣驚呼。

梁羽皇的聲音,帶著惱怒傳出來。

“滾……”

馮澍青的心,猛然一抖。

聽雨的臉色,更是煞白:“娘娘,該不會有人,趁著我們不在,爬上了陛下的床吧?”

馮澍青的腦袋,立即清醒過來,她疾步朝著內殿走去。

她剛剛走到內殿門口,隻聽到女子的一聲驚呼……馮澍青的眼前閃過一道黑影,隨即砰的一聲。

她攥著拳頭,壓著心底的暗湧,扭頭看了過去。

傅之玉被梁羽皇一腳踹飛了出來,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她衣衫淩亂……眼底滿是恐懼,捂著胸口的衣服,跪在地上不要命地磕起頭來。

“陛下息怒,臣妾隻是想要照顧你而已,沒有其他的心思啊

聽雨惱怒至極,她二話不說衝到了傅之玉的面前,抬手便給了她一個耳光:“你這個賤人,你居然趁著陛下醉酒,就要爬他的床?”

傅之玉眼睛通紅的厲害,她這才看到馮澍青已然歸來。

她連忙屈膝,爬到了馮澍青的面前,抬手揪住了她的衣裙:“表姐,求你救我。陛下動了怒,他要殺了我……表姐,求你幫幫求求陛下,就饒了我這次吧

她心裡很是絕望……她清清楚楚地看到了梁羽皇眼底的殺意。

她這是第一次,非常直觀地面對天子之怒。

她比誰都清楚,陛下動了殺心。

倘若沒人幫她求情,她今晚一定會喪命的。

馮澍青深呼吸一口氣……她的目光冰冷至極。

她一言不發,冷冷地看著傅之玉:“你到底,還是做了這等下賤之事。傅之玉,你已經是成年人了,本宮給過你機會,可惜你不珍惜,偏偏要往死路上走。你怪不得旁人……聽雨,讓人將她帶下去。至於該如何處置她,一切聽憑陛下吩咐

聽雨恨死傅之玉了……她臉色難看的喊了人進來,直接將傅之玉給拖了出去。

傅之玉不肯離去,一直哭喊著表姐。

馮澍青置若罔聞,她歎息一聲,整理了一番稍微淩亂的衣衫,緩緩地步入內殿。

她抬眼看向梁羽皇……隻見他衣衫齊整,俊臉透著一股寒涼,靠坐在床榻上。

床榻上的被褥,也都齊齊整整……她心裡頓時鬆了口氣。

看來,傅之玉並沒有爬床成功。

她應該剛剛靠近床榻,就被梁羽皇給一腳踹了出去。

她與聽雨回來的,也是及時……剛好看到了傅之玉被踹出的這一幕。

“陛下,該如何處置傅之玉?”

梁羽皇臉上滿是一片肅殺之氣。

“朕最討厭,趁著朕意識不清,爬上朕龍榻的事情發生

想當初,他一時不慎,被宮女下了藥,在意識不清的情況下,陰差陽錯地與石清研同了房,因為這件事,他心裡膈應了很久。

他怎麼能允許,同樣的事情,再次發生在他身上?

梁羽皇緩緩地抬眼,看向馮澍青一字一頓回道:“拖出去杖斃……然後丟到亂葬崗去

“朕不允許,在永福宮再發生這樣的事情。皇後,你可明白?”

馮澍青的身子,輕輕一顫。她沒想到,梁羽皇居然處罰的這樣重……看來,他對女子爬床的事情,特别的憤怒生氣,要不然一向寬厚仁義的陛下,不會在這時候,猶如變了個人一樣。

-cbr

難道真的出了什麼事?”“我剛剛好像隱隱約約聽到,翼王帶領了二十萬兵馬,正在黑風峽穀堵截坑殺將軍與雲家軍……”“不是吧?這怎麼可能?”“翼王為什麼要坑殺將軍與雲家軍?”雲鸞舉起長矛,隻凝著那些身上佩戴袖章的雲家軍,她振臂一呼:“各位將士,你們都是雲家軍,是我的父親一手組建的。如今,我父親正在遭遇危難,你們速速與我趕到黑風峽嶺,搭救父親。如果再晚,恐怕來不及了……”她若是僅憑十個黑羽衛,根本無法闖入黑


好書推薦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