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鸞蕭廷宴』
第1217章 新人入宮



與正文無關,無需閱讀》卻不想這黑風峽嶺,早就被敵國設下埋伏。他們進入峽嶺,遭到了敵國暗算,這才致使九萬雲家軍全數葬身峽穀。實際上,是他假傳皇上密令,聯合幾個副將,利用二十萬大軍,堵截住九萬雲家軍,將他們坑殺在峽嶺。後來,蕭玄睿從書房翻出那封通敵賣國的書信,不是為了給天下人看的,隻是私下呈現給皇上看。他這樣做的目的,就是為了讓皇上知道,他為什麼要假傳陛下密令,狠心坑殺九萬雲家軍。他冒險做這一切,全都是為了讓陛下知道,她父《與正文無關,無需閱讀

cbr-馮澍青嚇了一跳……剛剛不是交流得很好嘛,他怎麼突然拿了個匕首折返了?

她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氣:“陛下,你這是……”

她話音剛剛落下,便眼睜睜地看著梁羽皇握著匕首,速度極快的割破了自己的手指。

她震驚無比,難以置信地看著梁羽皇。

梁羽皇卻淡定如斯,將淌血的手指,放在床榻上一塊潔白的帕子上。

他將手指的血跡,在那潔白的帕子上蹭了蹭。

“白喜帕上若是沒血,宮中又要傳出流言蜚語了,到時候對你不好

他們沒同房的訊息,一旦傳了出去,這宮中的人,又不知道該如何看待馮澍青呢。

他可不想,讓自己的新婚妻子,因為這些小事,而被人妄議。

馮澍青的心間,跳動得厲害。

她怔愣地凝著梁羽皇的側顏……這些事情,她都沒想到。

卻不想,梁羽皇已經為她想到了前頭去。

他對她,真的很好!

好到,讓她有些不知所措。

她以為,他們的聯姻,會是冰冷的,利益至上的。等她真正的經曆了,才體會到,事情不是那樣的糟糕。

馮澍青心底滿是動容,真心道了聲謝謝。

梁羽皇目光溫潤地搖頭:“你我既然已是夫妻,那我們從此以後,就是一體的。無論如何,朕都會像個普通的夫君一樣,小心保護自己的妻子

馮澍青眼睛泛紅,緩緩地抬眸,看向梁羽皇。

妻子?

多麼美好的兩個字。

她漸漸地有些沉迷。

她這才恍惚過來,原來她已經成為了梁羽皇的妻子。

梁羽皇收拾妥當,便去上朝去了。

馮澍青還沒休息好,他囑咐宮人,任何人都不得打擾皇後。

所以,馮澍青又重新躺了下來。

她靠在床側,凝著他漸行漸遠的身影……她忍不住低聲呢喃。

“你真的很好……”

他似乎漸漸地,再次與她記憶中的那個溫潤少年再次重合。

一滴晶瑩的淚珠,從她眼角滑落。

馮澍青抬手,捂住了自己的胸口。

她好像又控製不住自己,對他動了心。

但她比誰都清楚,一個帝王,最不應該擁有的就是愛情。

他不會是她一個人的。

他是屬於整個梁國的。

——

梁羽皇的婚事順利完成,這讓雲鸞鬆了口氣。

她的身體,也漸漸地恢複如初。

所以,她和蕭廷宴商定,是時候該起程回南儲了。

梁國這邊,他們會在離開時,與梁羽皇簽訂一份和平協議。

在他們有生之年,兩國之間都將再不會有任何的戰爭與紛亂。

天下太平,不隻是說說而已,這次是真正意義的太平。

他們將簽訂協議的時間,訂在了三天後。

三天後,雲鸞與蕭廷宴也將起程,離開梁國。

梁羽皇的心情,莫名的低落下來。

午膳他幾乎都沒用幾口……他一直忙到傍晚時分,這才停歇了一會兒,喝了口參茶。

程肆趨步上前,小心翼翼地低聲問:“陛下……該到晚膳的時候了,皇後那裡派人詢問,陛下是否去永福宮用膳?”

梁羽皇放下了手中的毛筆,抬手揉了揉眉心。

他剛要拒絕,轉念一想,這是他與馮澍青新婚的第二日,無論是宮裡還是宮外,有多少雙眼睛都在盯著他們,他無論如何,都得去永福宮用膳,並且就寢。

他要讓其他人明白,他對馮澍青這個皇後,是有多麼的看重與尊敬。唯有如此,那些人,才不會小看了馮澍青。

梁羽皇也沒心思,繼續批閱奏摺了。

他緩緩地站起身來:“擺駕永福宮吧

程肆低聲應了,簇擁著梁羽皇朝著永福宮而去。

梁羽皇到的時候,馮澍青正站在宮門口迎接。

他不由得微微一怔,抬手握住了馮澍青有些冰冷的手掌。

“外面冷,你怎麼站在這裡等?”

馮澍青抿唇,恬靜地笑道:“臣妾閒著無事,正在散步呢。遠遠看見陛下的聖駕,所以臣妾就過來迎接了

梁羽皇鬆了口氣,他牽著馮澍青的手,入了殿門。

聽雨眼底滿是欣喜,連忙吩咐宮人上菜。

不一會兒,膳桌上便擺滿了珍饈美味。

馮澍青拿著筷子,為梁羽皇夾了塊糖醋排骨。

梁羽皇看著滿桌的美味佳肴,卻沒有任何的口味。

他隻咬了一下糖醋排骨,便放下了筷子。

馮澍青蹙眉,眼底帶著不解問:“陛下,你怎麼了?這些飯菜都不合胃口?臣妾是打聽了陛下的喜好,特意讓人準備的

梁羽皇心不在焉地笑著回道:“這些膳食,確實大多都是朕喜歡吃的。或許是中午吃得太多,朕到現在都沒消食,還不太餓

“皇後不必顧及朕,你趕緊吃吧,免得菜涼了,吃得不舒服

他拿起筷子,親自為馮澍青佈菜。

馮澍青受寵若驚,也沒再繼續追問,梁羽皇給她夾什麼菜,她就吃什麼。

很快她便飽了,可碗裡還剩下那麼多菜。

她有些為難的紅著臉頰,看向還在繼續夾菜的梁羽皇:“陛下,臣妾實在是吃不下去了

梁羽皇頓時清醒過來,他連忙停了動作:“吃不下就别吃了……皇後,陪朕去禦花園散散步如何?”

馮澍青輕輕點頭,聽雨連忙拿了披風,裹在了馮澍青的身上。

梁羽皇便牽著馮澍青的手離開了永福宮,前往禦花園散步。

兩個人一開始,沉默無比,誰都不說話。

馮澍青低垂眼簾,看著他們相互牽著的手,她咬著唇瓣試探性地問了句:“陛下……淑貴人那邊的事情……”

梁羽皇蹙眉,他不想聽到關於石清研的任何字眼。

他直接打斷馮澍青的話,立即回道:“淑貴人的事情,你自己看著辦吧。你是皇後,整個後宮都由你說了算……她區區一個貴人,自然也歸你管

“她若不舒服,就給她請太醫,讓太醫日夜不離地守著。除非她生產,否則,朕不會再見她一面

馮澍青眼底滿是驚訝,她沒想到,梁羽皇對石清研居然會這樣決絕。這完全不像,對待心愛之人的態度啊。

馮澍青心底雖有疑惑,但她還是知道分寸的。

她沒再繼續提石清研,當即便轉了話題。

“三日後,會有新人入宮,陛下有沒有什麼想法,要冊封她們什麼分位?”

-cbr

玄睿從書房翻出那封通敵賣國的書信,不是為了給天下人看的,隻是私下呈現給皇上看。他這樣做的目的,就是為了讓皇上知道,他為什麼要假傳陛下密令,狠心坑殺九萬雲家軍。他冒險做這一切,全都是為了讓陛下知道,她父親通敵賣國,早已背叛了南儲,如果不將雲家軍坑殺殆儘,那麼南儲將會徹底覆滅。蕭玄睿來了個先斬後奏,皇上即使心裡有疑惑,但是蕭玄睿為他除了一個心腹大患,解決了一直懸在他頭頂的一把利劍。所以皇上睜一隻眼閉一


好書推薦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