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爺王妃她紅鸞星動了』
第1221章 迷了心竅



與正文無關,無需閱讀》他的身影顯得那麼孤寂,透著這人世紅塵的滄桑。他隻怔怔地凝著雲鸞在雨幕中,漸行漸遠的身影,心頭隱隱約約漫上密密麻麻的疼痛。他似乎在她的身上,看到了曾經自己的影子。思及當年,他母妃父皇死時的絕望,他緩緩地閉上眼睛……冰冷的寒風,夾雜著雨水,淋濕他的衣袍,滲透進他的身體,這一刻,他似乎感覺不到任何的寒涼。他該怎麼做,才能幫到她,不讓她失去至親家人,不讓她痛入骨髓,跌落那地獄深淵?蕭廷宴仰頭,扔掉手裡的雨《與正文無關,無需閱讀

cbr-梁羽皇低垂眼簾,心不在焉地聽著馮澍青的話語。

他淡淡地又說了句:“謝謝,辛苦你了

馮澍青無奈地歎息一聲,攙扶著梁羽皇回了永福宮。

她讓聽雨去煮醒酒湯……她則親自伺候梁羽皇寬衣。

梁羽皇全程都很安靜配合……馮澍青扶著他躺在了床上,他緩緩地閉上眼睛,又客氣地對馮澍青說了聲謝謝。

他的情緒,似乎很低落,低落到將自己藏在自己的世界。

這個世界,似乎任何人都進不去。

馮澍青給他掖好了被角,站在床邊,欲言又止地看著梁羽皇。

梁羽皇閉上了眼睛,氣息漸漸變得輕了。

馮澍青到底還是將到嘴邊的話語,給嚥了下去。

她將床幔放下,退了出去。

半個時辰後,聽雨將醒酒湯端了過來。

馮澍青讓她放在案桌上:“先放在這裡吧……估計一時半會,陛下是醒不過來了

聽雨欲言又止地看著馮澍青:“娘娘,奴婢怎麼發現,陛下今晚的情緒有些不對勁呢?”

馮澍青眸光輕閃,怔怔地凝著垂落下來的床幔。

“陛下應該是捨不得宴王與宴王妃的離去吧?”

聽雨掃了眼四周,見四下無人,她靠近馮澍青在她耳畔輕聲說道:“娘娘,奴婢無意中聽說,陛下他真正心儀的人,似乎不是淑貴人……”

馮澍青一怔,她當即便蹙眉,低聲嗬斥聽雨:“陛下的事情,哪裡輪到那些奴才多嘴議論?”

“你是本宮身邊的大宮女,自然知道,什麼事情該說,什麼事情不該說。聽雨,本宮不在乎陛下,他心裡究竟藏著誰。既然本宮做了梁國的皇後,本宮就決不允許,拈酸吃醋這事情,發生在本宮身上

“他是皇上,他想要多少女人,旁人都無法過問,更何況是他心裡念著的人呢?本宮隻需要做好自己的本分就好,本宮做皇後,可不是為了小情小愛的……這些事情,以後你休要在本宮面前提起

聽雨從沒見過,姑娘這樣生氣過。

她連忙屈膝跪地:“娘娘息怒,奴婢……奴婢也是一時迷了心竅。以後奴婢再也不會打聽這些無聊的事情了……”

馮澍青的臉色很是鄭重,她目光灼灼的凝著聽雨:“你的一言一行,都是代表本宮,聽雨,希望你能永遠都記住這句話

聽雨慌亂的厲害,連忙點頭應了。

“是,奴婢必將謹記娘孃的警告。奴婢以後再也不犯渾了……”

馮澍青歎息一聲,她將聽雨攙扶起身:“你能記住就好

她輕輕地撫了撫聽雨的後背,聽雨忍不住低聲啜泣起來。

馮澍青有些無奈:“傻丫頭,本宮也沒怎麼罵你,你怎麼突然哭起來了?是被本宮剛剛的嚴厲模樣,給嚇到了?”

聽雨連忙搖頭,她抬頭通紅的眼睛,淚眼朦朧地看著馮澍青:“娘娘,奴婢隻是心疼你而已

哪個女子,不曾想過,將來要找到一個如意郎君,和和美美幸福地過完一生的。

可惜,她家姑娘這輩子都沒這個機會了。

馮澍青知道,這個丫頭是心疼自己。

她心裡滿是動容,她聲音極為溫柔地安撫聽雨:“其實,本宮比很多人都幸福……本宮有父親,兄長的疼愛……從小就錦衣玉食長大,饑餓與酷寒的苦,本宮從來都沒嘗過

“本宮自出生起,就被幸福包圍著……誰說一定是愛情,一定是夫君,才能給本宮幸福?聽雨,其他的感情,也能給予本宮幸福感啊。人這一輩子,怎麼能為了愛情活著?愛情才占到人的感情多少?”

“沒人愛我們,那我們就自己愛自己……我們不必為了那些觸不可及的感情,刻意彎下我們的腰,去卑鄙的向别人祈求所謂的愛

聽雨迷惘的聽著,她的思緒因為馮澍青這些話,似乎慢慢的開闊了不少。

此後經年,聽雨都牢牢將馮澍青的這些話,銘記於心。

馮澍青照顧梁羽皇到後半夜,直到梁羽皇的眉頭不再緊皺著,她才緩緩地鬆口氣。讓聽雨收拾了軟榻,她打算在外間湊合一晚,誰知道,她剛剛合衣躺下,關雎宮那邊就傳來了訊息。

聽雨攔著關雎宮的人,冷著臉頰:“娘娘照顧陛下,剛剛歇下,你有什麼緊急的事情,非要在這個時候,求見娘娘?”

宮人立即匍匐跪地:“聽雨姐姐息怒,奴婢是實在沒法子了……淑貴人她一直喊肚子疼。奴婢派人請了太醫,太醫去了,也沒查出什麼問題

“奴婢怕出事,有些拿不定主意,隻好求到皇後孃娘這裡

聽雨隻覺得晦氣至極,這個淑貴人在這個節骨眼上,又要鬨事了。

她剛要回絕,卻見大殿門從裡面推開。

馮澍青穿著一襲簡單的衣裙,強自打起精神走了過來。

“皇嗣重要……本宮去看看

“聽雨,你派人守好門,照顧好陛下

聽雨眼底滿是急切,她忍不住跺了跺腳:“娘娘,夜色深了,你還是别過去了吧。你好好休息,奴婢代你跑一趟

馮澍青拉住她的胳膊,衝著她搖頭:“本宮去看看,能放心一些

“皇嗣若是出事,本宮的責任可就大了

梁羽皇可以不管石清研的孩子,可她這個皇後,卻不能不管。

一旦皇嗣出了問題,就算梁羽皇不說什麼,旁人也會質疑她這個皇後。有些心思深沉的,估計該懷疑,是她因為爭寵,而故意對皇嗣下手了。

她剛剛坐上後位,根基還不太穩。

她不能在這個節骨眼上,攤上這樣的罪名。

聽雨自知,自己拗不過馮澍青,隻得匆忙的拿了披風,裹在馮澍青的身上,攙扶著馮澍青朝著關雎宮而去。

永福宮因為馮澍青的離去,徹底的歸於平靜。

傅之玉偷偷地從隱蔽的角落,走了出來。

她凝著浩浩蕩蕩離去的人影,眼底滿是激動。

她緩緩地轉身,看向正殿的大門。

據說陛下今晚飲了酒,陷入了昏睡中。倘若她這時候,能偷偷溜進殿裡,能趁著陛下意識不清的時候,與其生米煮成熟飯,那她豈不是成了,這群新入宮的妃嬪裡,唯一一個成功承寵的人?

-cbr

閉上眼睛……冰冷的寒風,夾雜著雨水,淋濕他的衣袍,滲透進他的身體,這一刻,他似乎感覺不到任何的寒涼。他該怎麼做,才能幫到她,不讓她失去至親家人,不讓她痛入骨髓,跌落那地獄深淵?蕭廷宴仰頭,扔掉手裡的雨傘,讓自己整個人,沐浴在大雨中。他一雙眼瀲灩的眼眸,噙滿水霧……一時間竟然分不清楚,到底是淚水,還是雨水。他能清晰地感受到,雲鸞此刻心中絕望的痛……如果不能阻止這場悲劇,恐怕這種痛,會刻入她的骨髓,隨


好書推薦
王爺王妃她紅鸞星動了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