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閃婚後,我被上司老公寵翻了!』
第1章



與正文無關,無需閱讀》“不接嗎?”紫蘇看司遙半天都沒動作,小心翼翼的問了一句。聞言,司遙方才回過神來。直接掛斷了。“接了乾嘛?給自己找不痛快?”紫蘇仔細打量她片刻,並未從她眼中看出起伏,這才點頭,“說的也是,你現在都結婚了,也確實不適合再跟前男友保持聯絡。不過他找你乾嘛?你會想複合吧?”司遙還沒回答,電話又打了過來。這次紫蘇率先罵道,“這混小子還敢打過來?直接拉黑了吧我看,而且......”話還沒說完,低頭看手機的司遙《與正文無關,無需閱讀

cbr-夜。

皎潔的月光一寸一寸的灑落進淩亂的房間內。

地上依稀可見散落著的男士襯衣,領帶,女士的連衣裙......

大床上,一男一女交織,月光下,他們的身體緊緊地纏繞在一起。

“司遙,别怕......”

男人凝視著女人粉雕玉琢的小臉,俯身在她耳邊輕喃。

翌日。

“嘩啦啦!”

浴室傳來的簌簌水聲吵醒了大床上的人兒。

“唔。”

司遙嚶嚀著,悠然轉醒。

身子才動,便覺周身痠痛的厲害!

片刻之後,她才想起來,自己是在酒店。

而浴室裡,好像有人在洗漱......

“不是吧?”司遙呆呆的回憶著昨天發生的一切。

偏心的父母想把她嫁給糟老頭子抵債,她抵死不從,連夜從家裡跑了出來!

在酒吧多喝了幾杯,之後......好像是撞到了一個男人。

男人長得特别帥,比電視裡頂流的男明星還要好看,彷彿漫畫裡走出來的,那雙大長腿簡直逆天了!

被她撞到後,男人似乎隻是詫異了一下,並沒推開她,甚至還似有若無的湊近了點。

她有些疑惑,難不成......這人是酒吧的男公關?

隨即想起好閨蜜說的話,人生苦短,要及時行樂!

當下她便反客為主,拉著男人陪她喝酒,之後,她似乎斷片了,完全記不起來發生了什麼。

可現在看來,她不僅讓人家陪酒,還把人家給睡了?!

司遙默默的拉起了被子,一看光溜溜的自己,還有地上散落的衣服,頓時想死的心都有了!

不行,她不能在這裡坐以待斃!

趁著裡面的人還沒出來,她迅速收拾起自己的東西。

也是因為太緊張,手滑了一下,從包包裡掉出來一堆東西。

她慌忙撿起那幾份印著環球logo的檔案,麻溜的跑了!

今天公司有位新老總上任,她可不能遲到!

......

片刻後,浴室內的水聲停了。

男人出來時,隻在腰間裹了一條浴巾。

短髮上的水珠順著他古銅色的肌膚往下滑落,他卻絲毫不在意。

沉黑的鳳眸在房間裡掃了一圈也沒發現女人的身影。

他饒有興味的勾了唇,“跑了?”

所以,那丫頭不僅沒認出他,還睡完就跑?

他和司遙是遊戲裡的戀人,他之前經手的公司中有一家遊戲公司,為了測試體驗感他也玩過幾天,就在那認識了個女朋友。

不過,網戀了一段時間未曾奔現,前不久還分手了。

她沒認出他,倒也不奇怪。

而司遙本人在社交平台上發過照片,所以,昨夜在酒吧,他一眼就將她認了出來。

這時,放在床頭的手機鈴聲忽的響了起來,打斷了他的思緒。

季邵恒皺眉走過去,接通了。

“季總,今天是您剛到環球的第一天,需要派車去接您嗎?”

“不必。”淡淡丟出兩個字,季邵恒正好扣上襯衣的最後一顆釦子,“我很快到。”

掛了電話,他的視線複才又落在那淩亂的大床上。

短暫的回味後,他轉身欲離去時,腳下忽的踩到了什麼東西。

他俯身撿起掉落在地毯上的一條項鍊。

居中的寶石中鑲著一個J字母造型,再加上獨有的圖騰,這不是季家的族徽嗎?

季邵恒驀地沉了黑眸,這顯然司遙落下的。

她身上,怎麼會有季家的族徽?

他從未透露過自己的身份,她不可能知道他是季家的人。

那麼,她還跟别的季家人有過接觸?

甚至,關係匪淺。cbr

,也確實不適合再跟前男友保持聯絡。不過他找你乾嘛?你會想複合吧?”司遙還沒回答,電話又打了過來。這次紫蘇率先罵道,“這混小子還敢打過來?直接拉黑了吧我看,而且......”話還沒說完,低頭看手機的司遙忽的起身走到了一邊,接了電話。紫蘇,“......”剛還說的那麼堅決,現在又是唱的哪一齣?司遙皺著眉頭接通了電話,十分不悅的道,“不是說了橋歸橋路歸路嗎?你還打過來做什麼?”各過各的生活不好嗎?電話那


好書推薦
閃婚後,我被上司老公寵翻了!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