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道大聖漫畫』
第二千零八十九章 深入



與正文無關,無需閱讀》陸葉沒有休息太久,腿上還插著一柄劍,劇烈的疼痛刺激他的神經。而且受傷的位置不太妙,若是傷到要害處,那可就完了。所以喘息片刻後,他便開始檢查自己的傷勢,抬手撕開受傷位置的衣物,仔細確認一番,提著的心放了下來。這傷勢看起來慘烈,實際上隻是皮肉傷。他沒有盲目拔劍,因為拔劍之後他必定要面臨大量失血的局面,若不好好處理,可能會在短時間內昏過去。他先是撕下自己的衣物,束成長條,自大腿根部緊緊捆起,又將受傷位置《與正文無關,無需閱讀

cbr-

小半日後,陸葉停下了修行,因為他發現在這種地方修行,所得法力中有不少無法煉化的雜質,會汙濁自身。

這顯然跟星淵氣息有關係,陸葉懷疑那些雜質就是星淵氣息。

既有這樣的問題,那自然是不能再修行了,否則隻會讓法力越來越渾濁,實力越來越弱。

隻能打磨鎮魂秘術。

時間一晃,便是兩月過去了。

兩人躲藏的位置不錯,這兩月期間竟沒有受到任何騷擾,倒是有好幾次,附近有爭鬥的動靜傳出,不過陸葉都沒做理會。

這一日,一直處於修行狀態中的九顏慢慢睜開了眼睛。

陸葉心有所感,連忙轉頭看去。

九顏目光望來,徐徐搖頭。

陸葉便知她這兩月修行應該沒太大進展,寬慰道:「慢慢來,不急,按玉簡中的記錄,鑄就道基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有人耗費了十幾年時間才成功,最短的記錄也是大半年,師姐你才兩月而已。」

「道理是這個道理,可是……」九顏有些悵然若失。

這兩月修行,她也不是毫無收穫,按照那熔爐法的記錄,她嘗試鑄就道基,確實有了些眉目隻是進展及其緩慢,按照這樣的進度想達成身化熔爐,融一身底蘊的程度還不知要多少年。

她與陸葉如今流落在此,雖說雷霆戰堡那邊接納了他們,但兩人終究不是這一元星空的修士,無依無靠。

她想儘快變得更強大一些,如此,方能在這樣的環境下擁有一定程度的自保之力。

神色變得堅定:「師弟,我想更深入一些。」

陸葉聞言略一沉吟,起身道:「那就走吧。」

九顏卻阻止了他,認真地看著他的眼睛:「我一個人,你回雷霆戰堡。」

如果陸葉的修為跟她一樣,都是有資格鑄就道基的,那兩人自然可以守望相助,但陸葉眼下才隻日照前期,距離她這個層面還很遠,她又怎願意讓陸葉陪著自己犯險。

陸葉眨眨眼:「師姐這是小瞧我了,論修為,我確實不如你,但若說論對敵的手段……我可是有兩件屬寶在手的。」

九顏還想說什麼,他卻已不願聽了,率先一步朝前飛去,招呼九顏道:「走吧。」

九顏還是頭一次知道,陸葉有這樣霸道的一面,一時怔然,眼看陸葉越行越遠,她連忙追上去:「師弟,你不用冒險。」

陸葉偏頭看她,微笑道:「那咱們就此分道揚鑣?我朝這邊走,師姐朝哪邊走?」

「我很認真的跟你說!」九顏有些惱。

「噓……有動靜。」陸葉忽然豎起一根手指在嘴邊。

九顏一驚,連忙查探四周,卻是什麼也沒發現,再轉頭,陸葉已跑遠了,一時間哭笑不得。

受限實力,接下來的一段時間,陸葉與九顏行動的小心翼翼,所以前行的速度並不快。

但凡察覺到爭鬥的動靜,兩人都會第一時間找個地方躲起來。

這讓陸葉不禁有些欷歔,修行至今,他還真沒怎麼經歷過這種提心弔膽的日子,生怕忽然從附近殺出一個無法匹敵的強者。

好在兩人的運氣很不錯,足足半月時間,沒有遭遇一場戰鬥,有好幾次哪怕遇到的敵人可以與之一鬥,兩人也避開了,就是怕爭鬥餘波引來更強者。

半月之後,所處之地,星淵氣息比起之前無疑要濃鬱一倍有餘。

這裡已經有日照後期的星淵異客出沒了,無論九顏還是陸葉都清楚,這是真正的極限,再往前,那就是在找死,說不定什麼時候就會遇到鑄就道基者。

那種程度的敵人,根本不是兩人現階段能夠反抗的。

陸葉尋得一塊星辰碎片化作的浮陸,上面有一個巨大的坑洞,深入其中,內部四通八達。

正是天然的隱匿之地。

九顏對這裡明顯也很滿意,一如之前,她尋了一個位置修行,陸葉佈下陣法遮掩隱藏,安坐在她附近不遠處,可以確保有任何問題,兩人都可及時互援。

九顏那邊進展如何陸葉不清楚,他自己則一邊打磨鎮魂秘術,一邊思量著一件事。

關於馬斌的事。

馬斌是鑄就道基了的,陸葉不知道馬斌到底是怎麼做到這件事的,因為現階段掌握的情報來看,不接觸星淵氣息,根本無法達成此事。

可馬斌確實做到了,所以他才會那麼強大。

但是……馬斌似乎又沒有應該具備的那種強大,就拿這一處前線戰場來說,鑄就道基的強者面對那些連道力都沒有的星空修士,根本就是碾壓,後者在前者面前,幾如螻蟻,毫無反抗之力。

放在馬斌身上就不太對了,他強歸強可好像也就是比長風九顏這樣的強出一截罷了。

否則當年他面對長風等四人的圍攻,也不至於受傷。

陸葉思量許久,覺得這還是因為道力的問題,馬斌確實鑄就了自身道基,但他可能沒有太多道力,所以他的強大,甚至連當初那個牛妖都不如,那牛妖固然沒有道基,可他有道力!

這麼一想,陸葉隱隱覺得,道基這個東西,更像是一個容器,容納道力的容器!

馬斌有這個容器,可容器內空空如也,所以發揮不出應有的實力。

但是這個容器受損了之後,為什麼要在靈玉礦脈中才有修補的機會?按道理來說,道基有損,能修補的隻有道力。

靈玉礦脈中有道力?

陸葉不止一次進出過靈玉礦脈,如今細細回想,忽然想起一個東西。

脈源!

每一條靈玉礦脈都有自己的脈源,而且不止一個,規模越大的靈玉礦脈,脈源的數量就越多,靈玉靈晶的孕育,都是在脈源附近,他以前查探過脈源,其中似乎隱藏了極為玄妙的力量,那是一種他無法參透的力量。

或許……那就是道力?

原來如此,正常的星空中也是存在道力的,隻是一般的修士根本沒機會接觸,哪怕如陸葉這樣能夠接觸,可層次不夠也無法參悟。

還有,星空中存在道力的,應該不止脈源。

至寶,屬寶,應該都有道力!

此前陸葉催動劍葫之威攻殺那牛妖,雖然被他擋下,但那牛妖說過的一句話陸葉依然記得。

對方當時很惱火,說了一聲「敢損我道力」雲雲……

所以說,屬寶發揮出來的威能,也是蘊藏了道力的,這才解釋了屬寶的威能為何那麼強大,一般的日照根本無法抵擋。

屬寶如此,真正的至寶肯定更甚,畢竟屬寶隻是至寶的衍生物。

至寶……是道的凝聚!陸葉心生明悟。

忽有劇烈的震盪感傳來,陸葉心中思緒被打斷,連忙查探四周,待明白髮生了什麼事之後頓時表情一垮。

附近有強者在爭鋒,從瀰漫出來的氣息判斷,爭鋒的雙方都有日照後期的程度,跟當初那個牛妖差不多,甚至要更強一些。

一般的日照後期爭鋒可弄不出來這麼大的餘波,所以陸葉立刻斷定,這兩個都是擁有道力的。

不是星空修士,是兩個星淵異客在血鬥!

這事很尋常,根據此星空修士這麼多年的觀察,星淵異客之間的相處並非一片和平,他們相互間的爭鋒殺戮甚至比跟星空修士間更加頻繁血腥。

真正算下來,這一片前線戰場中死掉的星淵異客,頂多隻有三成是星空修士的戰績,剩下的七成都是他們的自相殘殺。

星淵的氣息邪惡,自星淵中誕生的生靈,好像天生就嗜殺殘暴,他們就是毀滅的代名詞。

九顏那邊也睜開了眼睛,黑暗中,兩人對視了一眼,各自收斂自身的氣息,以免被那爭鋒的兩個星淵異客察覺。

這數月時間,類似的情況發生過幾次,不過每次都沒有波及到兩人。

但數月以來的好運這一次好像是用光了,那凶猛的爭鬥餘波越來越近,很快便波及到兩人藏身的浮陸旁。

「走!」陸葉心知躲不下去了,一旦這塊浮陸破碎,那兩人一樣會暴露出來,還不如趁現在趕緊走。

話落瞬間,他與九顏聯袂朝外飛去。

然後已經來不及,兩個星淵異客的爭鬥席捲浮陸,狂暴的力量之下,浮陸破碎,陸葉與九顏拚命催動法力,竟也難以維持身形,各自在劇烈的餘波中顛沛起伏。

九顏適時地抓住了陸葉的一隻手,不讓他與自己分開,拚命鼓盪自身的力量,好不容易才穩住身形。

再抬眼望去時,九顏頓時眸露絕望神色。

前方不知何時已經多了一道身影,那赫然是個蟲族,這傢夥雖有人身,卻生了一張猙獰的口器,渾身血跡斑斑,體表處厚實的甲殼都多有破碎跡象,他手上還提著一個軟綿綿的軀體,血肉模糊。

顯然是方才的爭鬥已經分出了生死,這個蟲族贏得了勝利,他手上的屍體,便是他的戰利品。

蟲族臉上生了兩雙眼睛,正常的眼瞼下,還有一雙狹長的細眼,陰測測地盯著九顏與陸葉,然後抬起手上的屍體,放在嘴邊大口撕咬起來,咬的滿嘴是血。(本章完)

【麻煩您動動手指,把本網站分享到Facebook臉書,這樣我們能堅持運營下去】

-cbr

下來。這傷勢看起來慘烈,實際上隻是皮肉傷。他沒有盲目拔劍,因為拔劍之後他必定要面臨大量失血的局面,若不好好處理,可能會在短時間內昏過去。他先是撕下自己的衣物,束成長條,自大腿根部緊緊捆起,又將受傷位置的衣物徹底撕開,露出傷口的位置。然後他將目光投向楊管事屍體的腰部,那裏有一個巴掌大小的布囊。陸葉認得這東西,修士們稱呼它做儲物袋。之前楊管事給他服用的療傷丹,還有插在腿上的長劍,都是楊管事從這儲物袋中


好書推薦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