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小茶趙征』
第940章 他簡直是拿寧小茶的性命作賭!



與正文無關,無需閱讀》在寧小茶懷疑人生的時候,素嘉也仔細打量了寧小茶,容貌確實絕美,身段也很誘惑,因為趴伏的姿勢,白嫩的溝壑深深,感覺一旦目光陷進去便拔不出來了。饒是她是個女子,也要誇一句:人間尤物也。人間尤物寧小茶冷著臉,對狗男人說:“太子殿下金安。奴婢有傷在身,恕不能行禮了她的態度輕慢,沒一點奴婢該有的樣子。素嘉一旁瞧著,心道:敢這樣跟太子說話,確實有些意思。她餘光瞥向趙征,很好奇他的表現。趙征感覺到素嘉的窺視,不《與正文無關,無需閱讀

cbr-

“小茶,小茶——”

祁隱見她沒有迴應,忙伸手探她的鼻息,萬幸還有呼吸,才讓他喘出一口氣,活了過來。

“叫什麼?我還沒死呢。”

寧小茶依舊閉著眼,但感知祁隱的恐懼,還是出了聲,就是聲音弱弱的,幾乎讓人聽不清。

儘管如此,但祁隱見她說話,還是笑了起來:“小茶,小茶,還好你沒事。”

但抓緊她的手,笑了兩聲,又流下了眼淚:“小茶,别說不吉利的話,你很快就會好起來的。”

這是他的自欺欺人。

寧小茶知道自己的狀況很糟糕,根本沒幾天好活了,就沒拆穿他的幻想,笑說:“嗯嗯。我不說了,我很快、很快就會好起來的。”

她睜開眼,回握著他的手,溫柔看著他,目光愛憐而不捨。

祁隱紅著眼,低頭親了下她的手背,繼續說:“小茶,你真的會好起來的,我已經派人在找段玉卿了,我一定會找到他的。他一定會來救你的。”

寧小茶也寄希望於段玉卿會來救她,但他怎麼還不來?

她真的快撐不住了。

“轟隆——”

大雨伴著雷聲而下。

見賢客棧

段玉卿站在窗戶處,安靜地欣賞著窗外的雨景。

雨幕裡,行人匆匆,唯有一對年輕的小夫妻撐著傘,慢悠悠而過,一陣風吹來,吹起兩人的長髮與衣袍,顯出一種神仙眷侶的感覺。

他瞧著,羨慕著,渴望終有一天,能與寧小茶這樣漫步雨中,做一對神仙眷侶。

為了寧小茶,他已經來祁都半月了,一直沒有進宮,就是在等一個契機。

段玉璋坐在不遠處的茶桌喝茶,見弟弟出神地望著窗外,就問了:“阿卿,你在想什麼?”

段玉卿收回目光,看過來,言語很直白:“我在想她死了沒。”

這個“她”就是寧小茶了。

段玉璋知道他的目的,不支援,也不反對,隻說一句:“阿卿,你太冒險了!”

他簡直是拿寧小茶的性命作賭!

段玉卿也知道自己在玩一場豪賭,但他向來是個賭徒,就不以為意地笑了:“哥,自古以來,富貴險中求。”

段玉璋聽得皺起眉:“如果她真的死了?”

段玉卿一臉的冷漠無情:“人總是要死的。如果她死了,那也是她的命。”

段玉璋聽到這裡,不由一歎:“唉,你們……孽緣啊!”

段玉卿不這麼認為,搖頭道:“歸根結底,這是祁隱作下的孽。”

段玉璋是認可這話的,點了下頭,緩緩說:“對,是祁隱作下的孽,他不該殺了葉驍,寒了葉風瀾的心。”

葉風瀾也是個狠人,願意拿女兒報複他。

一旦寧小茶“死”了,祁隱又有了她的孩子,那才是求生不得、求死不得!

未來一生,他都將活在生不如死的痛苦裡。

“但葉風瀾真的會幫你嗎?”

段玉璋很懷疑葉風瀾會一直幫他。

儘管她曾幫他恢複了記憶,並幫他跟葉蟬一起逃出了皇宮,但一年過去了,萬一她心軟了呢?萬一她沒有喂寧小茶喝那藥呢?

段玉卿笑得很自信:“我早想好了兩全之策。眼下,隻要安心等著就好。”-cbr

,對狗男人說:“太子殿下金安。奴婢有傷在身,恕不能行禮了她的態度輕慢,沒一點奴婢該有的樣子。素嘉一旁瞧著,心道:敢這樣跟太子說話,確實有些意思。她餘光瞥向趙征,很好奇他的表現。趙征感覺到素嘉的窺視,不想被她窺見真心,便做出冷淡不悅的樣子:“看來那場杖責還沒把你打清醒,如此沒規矩,皇後便是這樣管教你的?”寧小茶絕對相信他這話傳到皇後耳朵裡,皇後會安排人給她上宮規課,本著好漢不吃眼前虧的想法,她強撐著


好書推薦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