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小茶趙征』
第926章 她真想帶她遠走高飛了。



與正文無關,無需閱讀》香玉離開了。屋子裡變得很安靜。寧小茶安靜地吃著早飯,腦子裡想著撩人大計——總是言語撩撥,男人聽多了,閾值提高,就很難刺激到他了。必須換個更直觀的。可怎麼樣更直觀呢?她想到了古代的澀澀圖——有什麼比親眼所見,更能刺激男人的**呢?想到就做。她立刻去楊嬤嬤那裡索要了。楊嬤嬤剛安排了宮女灑掃的事,自己則悠閒地躲在簷下嗑瓜子、看話本。這看話本的愛好是她從皇後那裡學來的。一開始隻是想著討好皇後,瞭解她的口味《與正文無關,無需閱讀

cbr-一起午睡?

那不就是同床共枕了?

祁隱一想到阮喬喬睡在寧小茶身邊,就很膈應:“好端端的她怎麼睡那裡了?”

他站起來,準備去看看。

宮人跟上去,回答著:“好像是皇後孃娘困了。她以前就有睡午覺的習慣

祁隱覺得再困也不能在别人身邊睡。

那阮喬喬也是,竟然還敢跟她一起躺著。

實則阮喬喬就是想跟寧小茶一起睡。

她大概受了沈父的影響,對男人很排斥,見寧小茶第一眼,就喜歡上她了,可惜,她有男人了。

男人有什麼好?

他們狂妄自大,冷血薄情,哪怕表現得再深情,等她年老色衰了,肯定會厭棄她的。

她真想寧小茶早些看透這一點。

她側躺在寧小茶身邊,癡迷地看她精緻美麗的臉,覺得她就是誤墜人間的小仙女,祁隱那種臭男人,根本配不上她。

她真想帶她遠走高飛了。

她越看越喜歡她,忍不住伸出手,描摹著她的五官。

她的睫毛濃密,在白皙的皮膚上投下點點陰影。她瓊鼻小巧,氣息很淺,嗬氣如蘭。她整個人香香軟軟的像個美夢。

她睡得很好,唇角含笑,像是做了美夢。

但她做了什麼美夢?夢裡有她嗎?

她很好奇,就伸手捲起她的頭髮,想藉著頭髮,進入她的美夢。

“咳——”

她看著看著,忽而嗓子不舒服,想咳嗽,看她睡得好,就忍住了,不想吵醒她。

“皇上萬歲!”

“奴婢參見皇上——”

外面忽而響起宮女們慌亂的聲音。

阮喬喬聽到了,不想去接駕,就閉上眼,當睡著了。

於是,當祁隱走進來,就看到兩人交頸而臥,特别親昵。

儘管兩人都是女人,但他還是感覺自己頭頂有點綠。

總之,男人女人都不能靠近她。

她身邊,除了他能躺著,任何人都不允許。

他懷著佔有慾,走過去,把阮喬喬推醒了。

對,他看寧小茶睡得香甜,不忍心吵醒她,就把阮喬喬吵醒了。

“下來!”

他低喝,不讓她睡在床上。

阮喬喬被推醒了,聽著皇帝的命令,縱然不想下床,還是下床了。

“奴婢見過皇上

她穿著素白的寢衣,下床後,衣衫單薄,欠身時,領口很低,大片白皙就露了出來。

她是有壞心的,就想撩他一下,看看他對寧小茶的忠誠。

儘管皇宮裡的人都誇讚他對寧小茶的忠誠與深情,但她保持懷疑,覺得是他偽裝的好。

祁隱不知阮喬喬的心思,見她欠身,衣衫不整,忙轉開身子,讓她出去。

關於女人的身材,他見過最好的,並不追求新鮮。

阮喬喬見他轉過身子,還是覺得他會裝,想著再試試,就過去拿衣服,然後,經過他身邊時,裝著腳一崴,往他身上摔。

祁隱怎麼可能讓她摔上來?

他看她如看蛇蠍,躲得那叫一個迅速,直接飄出五步遠。

“放肆!”

他看出女人的不安分,覺得她總算露出狐狸尾巴了。

果然啊,她就是想藉著寧小茶上位。

想想寧小茶對她關懷備至,一片真心,而她對她隻有利用與欺騙,簡直其心可誅!

“來人,拖下去!”

他滿眼厭惡,恨不得殺了她。

“皇上——”

阮喬喬跪下來,餘光看到寧小茶醒了,當即痛哭道:“皇上,皇後孃娘對奴婢恩重如山,奴婢怎麼能做對不起皇後孃孃的事呢?還望皇上三思啊,莫要因為一時的慾念寒了跟皇後孃孃的情分呐

cbr

所見,更能刺激男人的**呢?想到就做。她立刻去楊嬤嬤那裡索要了。楊嬤嬤剛安排了宮女灑掃的事,自己則悠閒地躲在簷下嗑瓜子、看話本。這看話本的愛好是她從皇後那裡學來的。一開始隻是想著討好皇後,瞭解她的口味,結果,打聽到幾個話本的名字,弄到手一看,全是土匪、盜賊、惡霸等強取豪奪柔弱美人的風流事,從此,一發不可收拾。現在看的這個話本就是講采花賊跟富家千金的風流事兒,那采花賊真真變態,竟然往富家千金那兒亂塞


好書推薦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