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獄神醫』
第1章 山窮水儘



與正文無關,無需閱讀》“黃先生挺會玩啊。”林北冷笑一聲,低頭搶過手機。黃成事慌了,大吼道:“你乾什麼?把手機還給我!”他想要搶回手機,卻根本摸不到林北。隻見林北翻動著通訊錄,慢慢挑眉,大聲道:“湖濱路C罩24歲,大方村B罩身材絕佳,新河小區三十歲少婦。黃先生,你這通訊錄裡的備註怎麼都這麼奇怪啊。”“你把手機還給我!”黃成事臉色煞白。圍觀眾人也是表情格外精彩。林北輕鬆躲開又一次撲來的黃成事,笑眯眯道:“黃先生,你這備註女《與正文無關,無需閱讀

cbr-龍國,東海一處孤僻島嶼之上,佇立著一座規模龐大的監獄。

鎮龍獄!

此時的一間監舍中,林北迎著陽光,雙眼直直盯著手中的一塊石英錶。

直至石英錶的時間來到正午12時,林北終於沉吟道:“距離我媽上次打電話報平安已經超過一個月了,她老人家不會是出什麼意外了吧?”

想到這,林北直接躍下鬆軟的床鋪,輕輕打開厚重的鐵門,徑直走出監舍。

他這間的門,沒有鎖。

不是獄卒忘了鎖,而是不敢鎖!

因為。

林北,就是這座鎮龍獄的王!

三年前,林北還是一個正在醫學院讀大三的醫學生,但他的好兄弟吳洛,在一次夜間飆車的時候,不慎撞上一位走夜路的女孩,造成對方當場重傷,雙腿癱瘓。

吳洛是江城有名的紈絝子弟,家裡更是當地的地頭蛇,但因為他還有一起案子背在身上,不適合再多生事端,便拜托同在一輛車上的林北頂下這件事情。

吳洛答應林北,如果他因此要坐牢的話,出獄就給他五十萬現金,外加一家KTV一半的股份,並且會好好照顧他體弱多病的母親,以及到談婚論嫁地步的未婚妻。

林北念在兄弟情深,又因為吳洛的開價實在太高,當時腦子一熱,便答應了下來。

於是,他因為酒駕肇事,被判三年牢獄,所分配的,恰好就是這座人稱食人島的鎮龍獄。

鎮龍獄裡,關押的凡人層次不一,高低上限差距非常大,上至窮凶極惡的海外殺手雇傭兵,下至偷雞摸狗的小流氓,這裡都有。

而林北一個初入社會的大學生進入這裡,絕對會被啃得連渣都不剩。

萬幸,他隨身攜帶的一個祖傳葫蘆裡,居然藏著一份上古傳承,讓林北一夜間習得仙鴻神術,自此眼能入肉觀五臟,手可銀針判生死。

憑藉這般本事,林北靠一手醫術治遍整個鎮龍獄,小到囚犯,上至獄卒,哪怕是典獄長,都來找林北看過病。

至於那些不找林北看病,還敢冒犯他的,不是在監舍中暴斃,就是變成瘋子,被送進了殘障人士專用的特殊監房。

典獄長辦公室前。

林北一路走來,所有見到他的人,不論是囚犯和獄卒,全都會微微點頭,禮貌道一聲:“林先生好!”

而在林北剛到門口,辦公室大門就被打開,一個身著軍服,體態端正的中年人,主動迎著林北走了進去。

“林先生,什麼風把你給吹來了?”

他就是鎮龍獄的典獄長,萬從龍。

但他在林北面前,卻隻能點頭哈腰,一片恭敬,隻因兩年前萬從龍被投毒,他們一家的性命,都是林北救下的。

林北沒有客氣,走進辦公室直接說道:“我要出獄。”

萬從龍一驚:“林先生,這裡呆得好好的,您的刑期也還差半年,怎麼突然就要提前出去了?”

林北淡淡道:“三年來,我媽每個月都會給我打一次電話報平安,這個月她沒打,我要回去看看。”

“原來如此,我明白了。”

萬從龍點點頭,直接拿出手機,撥通一個號碼。

待電話接通,他的語氣變得嚴厲:“把所有的減刑手續都給林先生過一遍,十分鐘後,我要送他出獄。”

交代完這一切,萬從龍收起電話,客氣道:“林先生,還有什麼需要嗎?”

林北考慮一番,說道:“我聽說坐牢出來的人,很多都會被安排一份工作,給我也安排一個吧。”

萬從龍頓時更加摸不著頭腦:“倒是有一份醫院清潔工的工作。但是林先生,那都是出於人道關懷,為了讓表現好的囚犯更好融入社會才安排的,以您的能力,根本就不需要這些吧?”

林北淡笑道:“有份工作,我媽看到也能安心一些,你儘管安排就好,去不去那是我的事。”

“我明白了,這就給您安排。”

萬從龍恭敬應下。

十分鐘後,林北在整個鎮龍獄的盛大歡送下,離開了東海。

江城。

一身乾淨的林北,踏足在一處老舊的街道上。

“三年了,我終於回來了。”

感慨一聲,林北依照記憶,走過陳舊的街道,來到一處陳舊的老樓之前。

這座油漆脫落,牆面滿是裂紋的房子,就是他住了二十多年的地方。

隻是,如今的老樓卻有些不一樣了。

印象中,老樓雖舊,但母親會在樓前種植很多花草,哪怕是昏暗的小巷,也永遠都是春意盎然,生機勃勃,二十多年都不間斷。

可如今,老樓前卻是一片荒蕪,甚至窗前的花盆,裡面的花草儘數枯萎,從乾裂的泥土可以看出,這裡已經有許久沒有人打理了。

心繫母親的林北,心頭升起一股不安,拿出鑰匙推門而入。

可映入眼簾的一幕,卻讓他直接愣在原地。

昏暗的房間內,傢俱雜亂不堪,角落遍佈灰塵。

一個身形枯瘦,面容憔悴的婦人,此時正坐在正對大門的沙發上,一雙老眼直直望著大門,望眼欲穿。

對著林北,老婦人直接說道:“我家也沒什麼好東西,想要拿什麼就儘管拿吧。隻是門口那雙鞋子不要拿走,我兒子最喜歡那雙鞋子了,他回來了……要穿的……”

說到這,林北才終於發現,婦人雖然緊盯著大門,但她的雙眼卻是一片無神。

她瞎了!

見此,林北再也按耐不住,直接撲向婦人。

“媽!我回來了!”

婦人,正是林北的母親,秦惠蘭。

“林北?”

秦惠蘭聽到聲音後頓時渾身一滯,老眼裡滾落點點淚花,抱住了林北。

她用滿是老繭,皮肉開裂的粗糙手掌,撫摸在林北的臉上,最後終於放心道:

“兒子,終於你回來了!回來就好啊!”

林北扶住母親,悲痛道:“媽!這幾年發生什麼了?家裡怎麼變成這樣了!”

“說來話長。”

秦惠蘭歎了一口氣,娓娓道來:“自從三年前你被判入獄之後,我們家的日子就大變樣了。你撞的那個女孩子,需要賠償兩百多萬。可我們家,哪裡有這兩百萬啊!最後我沒辦法,隻能變賣家裡所有的東西,再打工換錢,以此來償還賠償款。”

林北聽後一愣:“賠償?怎麼還要你來賠?吳洛難道沒來嗎?”

一提到吳洛,秦惠蘭緊皺的眉頭稍稍舒緩了一些:“吳洛他有來看過我一次,但應該是工作忙,最後也就沒來了。”

“就來看過一次,一點忙也沒幫?”

林北頓時眉眼倒豎。

這和吳洛當初承諾的可不一樣啊!

當年入獄前,吳洛可是說一切賠償款都由他來出,而且還拍著胸脯保證,他會好好照顧秦惠蘭的!

可現在秦惠蘭的模樣,顯然吳洛是半點都沒有做到!

“媽,那你的眼睛……?”林北有些擔憂。

秦惠蘭露出一抹勉強的笑容,解釋道:“隻是我年紀大了,老花而已,不用擔心。”

但精通醫理的林北,一眼就看出了這不是老花,而是營養不良,再加上過度疲勞所造成的失明!

老花再眼中,也不至於眼睛渾濁,連他進門都看不到吧?

“吳洛就算了,那陳燕燕呢?她好歹是我的未婚妻,你眼睛看不到,她和她父母多少該來幫你一下吧?”

林北有些惱怒。

陳燕燕是他的未婚妻,入獄前二人就談了三年戀愛,林北家連二十萬彩禮都給了,本來是打算一畢業就結婚的。

雖沒有辦婚禮,但兩家也算是一家人了。

“陳家啊……”

聽到陳燕燕,秦惠蘭又歎了一口氣:“當時你出事,我找陳燕燕幫忙,他父母卻說不會把女兒嫁給一個坐過牢的人,連彩禮都不肯退,最後連門都沒讓我進。我沒辦法,隻能把你外公留給我的家底都賣了,以此來償還債務。”

林北一聽,眼中都快要噴出火來了。

當年事發的時候,陳燕燕也在場,她還信誓旦旦保證,要等林北出來就跟他結婚的,現在卻是截然不同的態度。

不嫁就算了,彩禮不還不說,三年連看一眼秦惠蘭都沒有,林北的胸膛都要被氣炸了!

他沒見過外公,但卻從母親口中知道外公是箇中醫,雖然過世早,但也留給母親不少嫁妝。

但這些嫁妝,秦惠蘭平常都當做珍寶,根本就不捨得拿出來,如今為了林北,居然全部賣了,以此來償還賠償。

怪不得家裡這麼破敗,原來能賣的東西,基本都被賣光了!

“不行!我要去找他們問個清楚!”

林北鬆開母親,打算去找吳洛和陳燕燕理論。

這時,秦惠蘭忽然一陣猛烈咳嗽,居然吐出一口血來,最後終於是支援不住,暈倒在林北的懷裡!

“媽!”

林北抱住秦惠蘭,這才發現,母親的身子比他想象中的還要瘦,簡直就是皮包骨頭,跟遲暮的老人一樣。

原本的秦惠蘭雖然身子不好,但也不至於瘦到現在這般皮包骨的地步,可見她這三年過的到底是什麼樣的日子!

林北驚怒交加,施展神通一看,頓時又嚇了一跳。

秦惠蘭的身體,已經完全不是健康人的樣子了,裡面經脈阻塞,五臟衰竭,肺部甚至都已經癌變,病入膏肓了!

如果林北再晚來兩天,恐怕連母親的面都見不到了!

這時林北才幡然醒悟。

三年來,母親的報平安電話都是假的,為了不讓牢裡的林北擔心,秦惠蘭默默抗下了這一切,以至於身體支撐不住,才終於斷了這善意的謊言。

“媽!我對不起你!”

“但你不用擔心了。”

“從現在開始,誰也不能欺負你!”

林北的眼中迸射出一抹神光,單手一招,兜裡就有一套銀針被牽引出來,落進他的手掌。

隻見林北取過銀針,迅速紮在秦惠蘭身上的八處大穴,隨著他的仙鴻訣運轉,銀針紛紛受到牽動,上方被一層淡淡的青芒籠罩,開始微微震動。

而秦惠蘭的臉色,也在震動之下,逐漸有了血色,竟開始好轉起來!

“林北?我這是怎麼了?”

秦惠蘭逐漸醒轉,滿是疑惑。

“媽,你醒了。”

林北露出一抹笑意:“你生病了,不過沒關係,我這幾年在獄中學會了中醫岐黃,我現在就幫你治病,連你的眼睛也一起治好!”

“你會中醫了?”

秦惠蘭一愣,隨即露出一臉自豪,激動道:“好!好!不愧是我的兒子,到哪裡都不會差!”

她攤開手,再也不過問身上的銀針,任由林北放手施為,臉上隻有絕對的信任。

林北又在秦惠蘭的百會,四白,陽白三穴入針,一陣刺激之後,秦惠蘭的雙眼逐漸恢複清明。

“我看見了!我又看見了!”

秦惠蘭驚喜歡呼,雙眼立刻來到林北的臉上,雙眼濕潤道:“好孩子,快讓媽好好看看你。”

林北沒有拒絕,快速收回銀針,任由母親注視打量。

秦惠蘭摸著林北的臉,心疼道:“孩子,三年了,你瘦了。”

“你瘦的更多。”

感受著母親滿是老繭,卻又枯瘦粗糙的手掌,林北心如刀絞。

兒子無恙出獄,自己的眼睛也已恢複,多重刺激之下,秦惠蘭好像累了,坐在椅子上,沉沉睡去。

林北找來一層薄被為母親蓋上,靜悄悄走出家門。

待大門合上,林北的眼中已經滿是冷意:

“三年光陰,三年折磨。吳洛,我會讓你給我一個交待!”-cbr

身材絕佳,新河小區三十歲少婦。黃先生,你這通訊錄裡的備註怎麼都這麼奇怪啊。”“你把手機還給我!”黃成事臉色煞白。圍觀眾人也是表情格外精彩。林北輕鬆躲開又一次撲來的黃成事,笑眯眯道:“黃先生,你這備註女人都不記名字的,你可真是個好男人啊。”“黃成事,沒想到你居然是這種人!”錢蘇蘇也是第一次認識黃成事一樣,美眸裡充滿了厭惡。這哪裡是通訊錄,這就是一本約泡電話大全啊!“唉!看起來一表人才,居然是個這樣的


好書推薦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