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精品陸元昌謝德音』
第373章 新婚夜



與正文無關,無需閱讀》青黛哪裡敢吱聲,隻敢上前來將帳幔放下。她往裡瞥了一眼,看到床榻上躺著的二人,男子高大健碩,躺在榻上,越發的襯得她家小姐嬌小,攝政王的朝服威嚴莊重,小姐衣衫素淡,這般躺在一起,竟有種說不出的般配和諧。青黛趕緊收回自己的想法,隻覺得不可思議。小姐如今是平陽候的世子夫人,怎麼都不該跟攝政王有關係。便是真的跟世子和離了,攝政王這樣的人物,側妃的位置,隻怕都輪不到和離之身的小姐。若是這樣沒名沒分的跟著攝政王《與正文無關,無需閱讀

cbr-

謝祁安看了一眼外甥,腮線微突。

謝德音已經從昱兒中毒的憤怒中冷靜下來,她知道,此刻的她和謝家如同在刀尖上跳舞。

稍有不慎,她和謝家必將重蹈前世的覆轍。

“新帝上位後,為何封一個孀居的婦人為後,不過是因為想拉攏西北軍。他上位後第一件事便是先攏兵權,蜀中生亂的話,他手中多是文官,沒有武將可用,朝中沒有比你更合適的。

他手中握著巡防營和禁軍,隻有鐵騎軍是他啃不下的硬骨頭,若是又事出緊急,朝中不穩,他必然不會放任護軍營和禁衛營隨你入蜀,要將放心的人留在他自己身邊的,他定然會調遣鐵騎軍隨你入蜀。

鐵騎軍誰也不認,隻認王爺的玄鐵令,你拿著這個令牌,帶他們離開長安,若是我和謝家此時離開長安,隻怕新帝便會猜出我們要做什麼。

所以,隻能四哥走,四哥放心,隻要四哥在蜀地手握重兵,新帝便不會動我們,有一計製衡叫養寇自重,鐵騎軍便可以名正言順的駐守蜀地。如若不然,新帝穩了朝局後,鐵騎軍必然會被他重新打亂再收編,全部被他掌握,那時候,所有人都任他宰割。”

謝祁安鄭重點頭,這些軍中的事情,便是小妹不說,他也曉得。

“我今夜就去安排,明日一早蜀中大亂的訊息便會傳入朝中。”

謝德音點頭,知道今夜是四哥的洞房花燭夜。

“四哥好生與四嫂說一下眼下謝家的境況,四嫂必然能體諒四哥。”

謝祁安嗯了一聲,叮囑了小妹好生照顧外甥,便出去了。

謝祁安先去了前院,讓自己的長隨將他從蜀中帶來的幾個親信都叫了來,商議此事。

等著商議結束,已經夜深了,今夜是謝祁安的洞房花燭也,謝祁安將他們送走之後,便回了自己的院子。

他被封了撫遠將軍後,王爺給他賜了府邸,隻是謝祁安當時還未成家,而且父母在,他不好分府别住,所以,他成親便還在謝府。

府上的人累了一天了,此時都已經睡了,謝祁安突然想起來,今日商議事情的時候忘了跟蕭妱韞傳個信兒,讓她先休息了,她肯定久等了。

謝祁安疾步朝著自己的院子走去,他進院子的時候,看著守門的婆子似吃了酒,靠在門口睡著。

謝祁安直接進去了,習武之人耳力本就非凡,他聽著東廂房有人嘀咕的小聲說著話,不由得聽了一耳朵。

“這謝家可真是富貴之家,我今日看那些席面,便是蕭家東府那邊,都沒有這麼豐盛,還有給小姐的聘禮,也是足足裝滿了一間屋子,你看著屋子裡,有一多半都是姑爺當初抬到蕭家的聘禮。”

謝祁安聽著心中十分慰藉,男人不可避免的那點心思,尤其是在喜歡的女子面前,被稱讚總是愉悅的。

“小姐看人總是不會錯的,當初護國夫人拒絕攝政王的情意時,小姐就看出護國夫人必定會嫁入王府,賭坊有人開盤下注的時候,小姐可是押了大價錢的。那個時候小姐就看出姑爺前程不可限量,特意算計了賀林春當街攔住小姐的馬車,當著姑爺的面演了一齣戲,從那兒之後,姑爺對小姐態度扭轉,什麼都肯聽小姐的。小姐真是我見過最聰明的,不管什麼人,小姐總能手到擒來。”丫鬟壓低著聲音,聲音中滿是與有榮焉的傲色。

“這裡是謝府,以後小姐就是謝府的少夫人,這些話且不可再說,省的給小姐添麻煩。”老嬤嬤低聲訓斥著她,帶著她繼續清點著嫁妝。

謝祁安微微皺眉,胸腔中那顆雀躍的心冷了幾分。

他回了主居,蕭妱韞還沒睡,還在等著他,謝祁安讓屋中伏在案上睡著的丫鬟出去了。

他端了兩杯合巹酒,遞到了蕭妱韞的跟前。

“讓你久等了。”

蕭妱韞難得臉上有了些新娘子的羞澀,再聰慧,也是頭一遭做新娘子。

“夫君前頭有事兒要忙,左右我也不困,便等著你回來。”蕭妱韞接過了合巹酒。

謝祁安端著手中的合巹酒,目光灼灼的看了蕭妱韞一眼。

好一會兒,他才道:

“你如今嫁與我,你我便是夫妻,是一家人了,有些事我要同你說一說,你心中好有數。”

蕭妱韞見謝祁安神色鄭重,做出洗耳恭聽的模樣。

“夫君請說。”

“今日新帝抱了抱外甥,外甥被送到小妹那兒的時候中毒了,此時雖已經解毒,但是新帝不容王爺有子嗣存活於世是不爭的事實,謝家如今看著花團錦簇,大哥與陛下相交甚厚,隻怕時日長久後,也如朝中許多官員家裡一般,最後落得個狡兔死走狗烹的下場。”

蕭妱韞聽謝祁安說完後微驚。

“怎會這般?”

“明日我便要入蜀平亂,之後大概便長留蜀地,我手中兵權在,陛下便不會對小妹外甥和謝家下手。朝中還有許多的事情的等著他料理,等他穩固好了一切,我已經在蜀地經營紮根,到時候便能接你們過去。”www..

蕭妱韞微微皺眉,明白了謝祁安短短的一番話裡面透露出的訊息。

“我覺得陛下的目標並不是謝家,而是攝政王的後人,此局並不難破,隻需要阿音以王爺的名義放權,如今軍中的這些將領都是王爺的人。

從王爺出事到現在已經馬上四個月了,若是阿音給王爺立個衣冠塚,告訴天下人王爺已死,阿音再上書陛下,帶著孩子離開長安這樣的權力中心,那些將領們見王府都這般態度,自然會忠於新君。

如今王府不表態,那些人自然暗暗期待著王爺的回來,心裡也是忠於王府的,陛下動不得他們,便隻會對王府動手了。”

蕭妱韞冷靜的跟謝祁安分析著,謝祁安望著她,目光平靜沉邃,不知在想著什麼。

蕭妱韞怕謝祁安衝動,畢竟現在嫁給了他,如今是夫妻,榮辱都繫於他一身,自然是想著能平穩一生最好。-cbr

黛趕緊收回自己的想法,隻覺得不可思議。小姐如今是平陽候的世子夫人,怎麼都不該跟攝政王有關係。便是真的跟世子和離了,攝政王這樣的人物,側妃的位置,隻怕都輪不到和離之身的小姐。若是這樣沒名沒分的跟著攝政王,倒不如在平陽候府。青黛滿懷心事的退了出去,坐在門前的台階上若有所思。謝德音這一睡,彷彿睡了許久許久,開始她像是在火爐中行走,走了許久才到了涼爽的地方,終於歇了口氣。可是沒過多久,便有覺得身旁多了個火


好書推薦
暢讀精品陸元昌謝德音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