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精品陸元昌謝德音』
第372章 博弈



與正文無關,無需閱讀》謝德音聽得清楚,卻也沒有生氣,隻是語氣平靜,如同說今日的天氣一般道:“謝家自然不能與侯府比,謝家勤儉持家,以清白清風之名傳家行事,掙得每一分錢都乾乾淨淨,不會貪圖蠅頭小利,苟眼前蠅利去放印子錢,更不會鋪張奢靡,打腫臉充胖子,繡花枕頭一般,外面光鮮亮麗,實則內裡全是草包!”他們聽著謝德音踩侯府,雖然面上憤憤,但是謝德音說的是昨日的事情,那些事情確實是侯府做的,他們隻能被懟的啞口無言,辨無可辨。陸琳琅《與正文無關,無需閱讀

cbr-

陸修齊跪在地上,抬頭仰視著她,殷切的目光,似乎想換來一絲寬恕。

許久許久,隻見她垂目望向了他,陸修齊在她看來的那一瞬間,眼中迸發著神采和懇求。

然而,他望到的是一雙漠然疏離的眼睛,再不是一年前在陸家時,望著他溫柔的眸子。

“你救過我,我亦救過你。不管是因誰之故,我摯愛之人因此身陷死局,至今生死不知。我無權定你生死,更無法去諒解,如今我隻想好生的撫養兒子長大,朝堂之事,不是我一個婦道人家所能左右的。陸大人無需跪我,自今日起,我與陸大人,恩債兩消,生死福禍皆與你無關。”

謝德音看著陸修齊仰頭目光定定的望著自己,她斂眸,道:

“元寶,送客。”

說完,謝德音轉身離開。

陸修齊抬手,也知他沒有資格阻攔,更沒有資格再在她面前解釋什麼。

在她背影轉過屏風處,即將消失時,陸修齊揚聲道:

“我在行宮時說過,這一生都會護你們母子周全,隻要我在,便不會讓任何人傷你分毫。”

那屏風處的纖穠的身影並未停頓,似沒聽到一般離開了。

“陸大人請起,若是給旁人看到陸大人這般跪王妃,指不定會生出什麼樣的流言。便是為了王妃,陸大人也不該再多做糾纏。”元寶冷冷的說著。

陸修齊定定的看著屏風後,許久才站起身來,轉身,身影寂寥的離開了謝德音的院子。

前院賓客未散,今日是謝祁安的大婚,陛下和皇後駕臨,榮耀無比,賓客盈門。

陸修齊坐在席間,寂寥萬分。

他想起方才她說的那句“摯愛之人”,端起酒杯,一杯接一杯的獨飲。

他至今還記得她前年在行宮,提起周戈淵時,雙眸中迸發恨意的模樣。

一年多的時間,那人竟成了她摯愛之人。

陸修齊不知道自己喝了多少,在有人舉著酒杯在他跟前的時候,他眼前人影恍惚,揮手打開了那人舉著酒杯的手。

當著眾人的面,晉王主動跟陸修齊搭話,此時又被他打落了酒杯,臉面彷彿被打落到了地上,當即惱怒的揪起了陸修齊的衣領,揮手便打。

陸修齊哪怕是醉了,身手亦不凡。

他握住了晉王的拳頭,用力一擰,聽著卡擦一聲,晉王哎呦的叫了起來。

晉王身邊的人都圍了過來,不過片刻便打鬥在了一起。

這邊的動靜驚動了在裡面的帝後,問過外面的情況後,知道是陸修齊酒後無德,竟然跟皇室親王動手,新帝的面色十分的難看。

今日是謝家的好日子,新帝不好發怒,忍著怒氣讓人將他們分開,著人帶了出去。

這般當著眾人的面,明晃晃的跟皇室的人動手,新帝當即便下令免了他禁軍統領的職位,令其在家閉門思過。

訊息傳到後院的時候,謝德音聽說了此事,依舊神色淡淡,看著外面的天色漸漸地黑了,她才讓元寶去請四哥過來。

謝祁安來謝德音院中時,見她眼眶泛紅,想到小妹大婚那日王爺失蹤,今日難免觸景傷情,正想著怎麼寬慰她時,隻見小妹拿出一面令牌來。

謝祁安看到那枚玄鐵令時,不由得微怔。

“四哥,陛下可有與你說過,讓你幾時返回蜀地?”

“並未。”

謝德音沉默了片刻,說道:

“你可知這幾個月來朝中官員的調度和變化?”

謝祁安也聽聞了一些,低聲道:

“許多官員離奇的死在家中,多是王爺提拔上來的。”

謝德音冷笑了一聲。

“今日當著四哥的面,昱兒他險些遭了毒手,陛下說要看看昱兒,內侍送出來後,沒多久昱兒便中毒了。”

“怎會!”謝祁安大驚,忙去看昱兒,隻見孩子似睡未睡,神色懨懨的被奶孃抱著。

謝祁安眉頭緊皺,“當時我在場,外甥沒有哭鬨,沒有異狀,怎會突然中毒?”

“不管是不是他,你看如今的朝廷,不過是一場狡兔死走狗烹的掩飾,隻怕下一個便會輪到謝家。四哥,若是你手持玄鐵令,能調得動京畿大營的兵馬嗎?”

若是等著新帝將他的人手滲透到各處,王爺的這塊令牌,便毫無用處了。

謝祁安接過那令牌,拿在手中看了看,好一會才道:

“京畿大營分步兵營,騎兵營,護軍營,和禁衛營,護軍營下又分巡防營和武器營。陛下還是豫王的時候,巡防營已經在他手中,武器營在兵部尚書手中,前些時日在家暴斃,如今新任的兵部尚書是陛下的人。

禁衛營在陸修齊手中,不過剛才他在前院冒犯皇族親王,已經被陛下停職在家反思,必然會有旁人接替他的職位。

騎兵營是王爺一手帶出來的鐵騎軍,鐵通一般,任何人都插不進去手,這玄鐵令比陛下的聖旨管用,若是調動,騎兵營必然是一呼百應。

至於步兵營,世家大族許多的子弟占著職位,關係複雜,且王爺在時,對世家一直有所打壓,隻怕難以調動。”

謝德音知道所面臨的情況,她將之前陸修齊所說的一切跟謝祁安說了,看著謝祁安腮線隱隱,雙拳緊握,難掩怒氣,謝德音望著他,目光中流露出堅定之色。

“我不知陸修齊說的是真是假,但看如今的朝堂的局勢,依然十分的明瞭,新帝要集權,不僅僅是朝中的官員,連軍中的將領都要換成他所新任的人。

這個李璞存未必就是他的真實身份,他們本就是在陰謀中聯手,必然不會全心信賴彼此。鐵騎軍是王爺一手帶出來的,對他至關重要,我不想折在這些人的內鬥中。

想必新帝下一步便是想要架空四哥,所以,要快。四哥可傳假軍信,稱蜀地生亂,急報入京之時,四哥還有王爺當時委托平定蜀地的職責,便可名正言順帶兵平叛。

趁著陛下沒能反應過來,四哥點兵,帶著鐵騎軍離京,離京之後,便將主力軍留在蜀地,觀望長安,若有一日王爺回來,這便是他定乾坤的資本。”

謝祁安聽小妹說完,才知她的打算。

心中大驚之時,也漸漸明白小妹的意思。

“可若是王爺回不來,我帶兵在蜀地,擁兵自重的罪名扣在謝家頭上,又該如何?”

謝德音垂目,那句“王爺回不來”,無論何事聽到,都如同一根刺一般。

“若他回不來,手中有兵權,才能護住他的兒子。”謝德音低喃著。

明日恢複正常更新。-cbr

鋪張奢靡,打腫臉充胖子,繡花枕頭一般,外面光鮮亮麗,實則內裡全是草包!”他們聽著謝德音踩侯府,雖然面上憤憤,但是謝德音說的是昨日的事情,那些事情確實是侯府做的,他們隻能被懟的啞口無言,辨無可辨。陸琳琅原本是來看看這些管事是怎麼刁難謝德音的,昨日裡王氏都叮囑好了,隻要謝德音接手,他們有的是辦法刁難謝德音。陸琳琅一大早就躲在後面看熱鬨,隻是沒想到謝德音竟然這樣有能耐,不過短短幾句話,就壓得這些管事們說


好書推薦
暢讀精品陸元昌謝德音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